|  首页  |  纪录频道  |  纪实照片  |  纪实之声  |  纪录资讯  |  纪录博客  |  联系我们  | 
  十五年的中国爱心   返回           点击次数:6736

 

希望工程

                         ------------中国基础教育十五年的爱心之路

      这是一份关于希望工程的调查报告。十五年前,在陕西,我们拍摄记录了大量希望工程未实施前基础教育的状况。十年前,我们又跟踪采访了希望工程的实施过程。今天,十五年过去了,我们故地重访,用我们记录下来的一个个人物来讲述关于希望的故事。

 

        就像我们当年拍摄到的一个从未见过大海的黄土高原的孩子画的那张画一样,人们用爱心、用努力让那些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在知识的海洋中扬起希望的风帆,把上学的梦想变为现实。

 

 

这是1992年我在陕北米脂县龙镇麻地沟小学拍摄到的希望工程没有实施前的照片。

二十年前的陕北农村小学,麻地沟小学,一个叫常本恩的小学校长

破旧的教室门前

 

炕上炕下都放着桌子,采用复式教学

照片中后排穿白衬衣的孩子叫杜伟,当时上二年级

1992年,麻地沟小学的一百二十多个孩子挤在借来的破烂不堪的三间民窑里上课,炕上炕下全是学生

1992年的麻地沟小学

一个女孩没有课桌,家长就用树墩给孩子做课桌

和这个女孩的同班同学


 
还有当时那个不知名字的老师

抱着弟弟上不起学的孩子

在佳县县城附近的白云山,两个失学的姐妹在帮家人卖西瓜
       
       
      
       
      
    
佳县木头峪村一妇女和她四个失学的孩子,尽管没有了学上,但是孩子还是舍不得摘下在学校的红领巾

这是1992年在陕北佳县木头峪村拍到的照片,照片中光着膀子戴着红领巾的孩子叫高军林。


        

在清涧县黄河边的很多小学校里,孩子们大多没有课桌板凳,大部分孩子在坐在地上


  在这里,我跑了有十来天,几乎每个地方都是徒步,当时是六月底,天气很热,最让我难忘的是在这个学校,当老师知道是来了解孩子们上不起学的情况时,就出去安排了两个孩子跑了,我不知道两个孩子做什么去了,以为是去叫家长去 ,过了一个近一个小时,两个孩子抬着一个筐子跑了回来,里面放着四筒当时时兴的饮料健力保,那个时候卖二元一筒,后来我才知道,一个民办教师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八元钱.

  看着孩子满头大汗和老师用颤抖的手递过来的饮料,我的双眼湿了,我喝不下去,老师打开了饮料,全班的孩子们看着我,说叔叔,你喝吧,在泪水之中我喝下了饮料,这是我一生喝过的最甜,却又最难以下咽的饮料,多少年了,没有再喝过健力保,因为我不敢喝,一看见就想起了那些孩子们和老师期盼的眼睛.十五年后,我拿着这些照片,再次到了清涧寻找那些老师和孩子的时候,清涧县新上任的团委书记给我说,这没有希望工程,希望工程没有在这里资助过,让我失望之极,我明明知道,这到处都是希望小学,无奈,我没有再找到给我人生喝过最甜的饮料的老师和学生,那些生活在黄岸边如今也许已回家种地的老师和出外打工的孩子们。

坐在石头上上课的孩子 

童年的记忆,是在石头上听课的经历

那个时候,关于夏天的记忆

读书声朗朗入耳,那是一种渴望的声音

 

  榆林地区长城镇北台下当时最好的小学。

镇北台小学

尽管孩子们穿的破烂,但比起上不起学的孩子要幸福多了

       
  
      就在这个学校,我在教室的后墙上拍到了这张从未见过大海的一个黄土高原的孩子
画的一张画,画上写了这样一行字,心之帆啊,    正飞向你的港湾

当年,在为国争光标语下的孩子

1992年木头峪村村小学,是当时条件最好的学校

木头峪村是黄河岸边一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小村庄,这里的人们尽管生活艰苦,却崇尚教育,村办小学也有近百年的历史。

      当年,高军林的奶奶一个人带着高军林和姐姐,祖孙三人每年夏天在黄河边靠捞浮柴度日。在人们还要为柴米油盐的基本生活发愁的日子,高军林和很多孩子都面临着失学的困境。正是有了希望工程的资助,高军林和姐姐才上完了高中。

门里门外的孩子们 

    

渴望    

我的课桌

窗里的梦想  

孩子的自习课

陕南,柞水县两个失学的孩子,徐娟,徐霞


她们的父亲、爷爷和奶奶都已经去世,母亲痴呆。八十一岁高龄的曾祖母负担着两个重孙女的生活。 


上学,对这些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讲,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孩子的泪水包含了太多难以用语言表述的内容,因为她们毕竟还处在本应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童年。


  
      原柞水县石瓮乡中心小学三年级学生宋昌芳走过了一段坎坷艰难的求学之路。她的父母都是弱智人,由于家境贫寒,欠债累累,宋昌芳曾两度失学。后来得到了江西省赣州市乌克勤同志通过希望工程的结对救助,才重新复学。

      可是,想不到又一个灾难降临到了宋昌芳的身上。一九九三年十二月的一天,在上学的路上,她不幸被山上滚落的石头砸断了右腿,宋昌芳第三次失学了。那时,宋昌芳的遭遇引起了柞水县党政领导和共青团组织的关注。石瓮乡中心小学把她从四十里外的西干沟村接到了这所条件较好的学校读书,很多素不相识的人都纷纷伸出了温暖的双手。


十五年过去了,我们故地重访,去寻找那些当年搠受过人们爱心资助,从失学后又重新走向学校的孩子。

秦镇凉皮远近闻名,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在这里学习凉皮的制作手艺。徐霞两姐妹在一家张姓小店学习,当店老板得知她们来自贫困山区,又是当年希望工程资助过的孩子时,欣然决定免费给她们传授手艺。

十几年来,徐霞、徐娟先后去过深圳,北京等。如今,她们俩打算在北京开一个名叫“希望”的小吃店.


   
今天,宋昌芳的家已从交通不便的大山深处搬迁到了公路旁的新村。而现在的她,也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   

 宋昌芳的儿子宋奔


宋昌芳是希望工程的第一批受益者。今天,她的孩子早已远离了母亲当年几度面临失学的困境,无忧无虑地坐在希望小学的课堂里。用宋昌芳的
话来说,现在,国家已经实施了九年义务教育,她已不用再为自己的孩子能否上学而担忧。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能好好地读书,早日长大成才。希望工程就是这样,把一代又一代人对知识的希望不断地延续下去。


              
在西北农业大学,我们在这里见到当年的小学生杜伟,现在已经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二年级的学生。


  
今天的杜伟

 

    
宁陕中学的张之辉,也是从小学就接受希望工程的资助,如今是上海交大的大二学生.

 今天的高军林

       当我们再一次见到高军林的时候,是在神东煤田,这是陕北也是全国最现代化的煤田之一. 在矿区里,我们所见到的是世界一流的采煤设备和熟练操作的工人。来自全国各地的煤矿工人中有很多像高军林一样,已经用希望工程带给他们的知识在为社会做着自己的贡献。

      十五年来,陕西希望工程已接受海内外捐款一亿七千万元,有六万多名失学孩子重返校园。这项凝聚了社会爱心的救助工程也走过了十五年的风雨历程。它让一代人甚至下一代人完成了求学的梦想。今天,希望工程已经成为中国基础教育的一座里程碑。当年我们拍摄到的这些孩子们,就是在社会公众的爱心关怀下,扬起知识的风帆,驶向希望的彼岸。

    在这一集的调查报告当中,我寻找了当年希望工程资助过的孩子,还有很多没有找到,同时也因为当年接受资助的孩子太多太多, 我也把自已当年拍到的没有找到的孩子的照片一一列举出来,做为对他们的一种记忆.如果在这里你看到了自已,请和我联系.


     

没有找到的孩子之一,尽管很多孩子的名字我已不记得,但是每个孩子的眼神总是浮现在我眼前.


 
 
                  之二


    
 之三,张润飞    

                     

之四


 
                之五


          
          
                  之六


          
          
   
                  之七


               
      之八


                  之九
          
               之十


画这张画的学生应该是在镇北台小学上过学的孩子,这是1992年夏天拍的.去年,我又到了这个学校,没有人记得这件事了.

十五年后再一次来到俞涧小学,我的车是被老师和孩子们推出了山路
                  
                   基      石


十五年来,在陕西的贫困地区,希望工程的实施者们是那些贫因地区的民办教师。
  
1996年,在胡尖山大涧湾村,我们见到了民办教师张文学。
  
  

当时的胡尖山小学,从一年级到四年级都在一个教室里上课。这里也和贫困山区的其它地方一样,由于师资力量缺乏,教学条件艰苦,学校不得不采用复式教学。胡尖山小学的四十多个孩子用的是土坯和木板搭建起来的课桌,在破旧的教室里,学生上课时甚至抬头就能透过破烂的屋顶看见蓝天。就算如此简陋的条件也还有二十多个孩子因为家境贫穷而上不起学。张文学和另外一个老师把每个月仅仅六块钱的工资都给孩子们垫付了学费。三年了,两位老师没有拿一分钱的工资。张文学家吃水比较困难,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要赶着毛驴到沟里驮水。从张文学家到那个驮水的沟,往返要走八公里山路,每次驮水都需要五个多小时。每天把水驮回来的时候,往往已经是晚上八、九点多了。深夜十一点后,张文学,还要坐在煤油灯下,给孩子们批改作业。

胡尖山地处山区,山大沟深。上世纪七十年代,为了防治水土流失,当地政府在胡尖山大涧湾建了一个水库,水库把很多村落和胡尖山小学之间隔开了。住在两岸的孩子们每天上学放学都要靠张文学和另外两个老师背着过河。寒来暑往,老师们一背就是二十年。

几十年如一日,正是张文学这样的民办教师们,一天天改变着山区教育落后的状态,一点点把知识传授给山区的孩子们。  

那一年,这个学校有52个孩子上学,还有25个失学的

当年35岁的张文学

张文学当年教的学生

张文学的两个孩子,同样面临失学的状态

张文学和他的全体师生

在贫困地区,所有的民办教师都是这样,默默无闻地用自己的辛勤工作使希望工程得以实施和发展。

十几年过去了,如今,为了提高教学质量,改善教学环境,政府实行统一集中办学。胡尖山小学合并到了现在的新校址,成为当地具有一定规模的中心学校。十五年后的今天,张文学老师现在在县上的职业中学任教。在这个学校任教的老师里,有很多就是当年张文学老师在胡尖山小学教过的学生。

这些农民的孩子,在学校里学会了机械加工、维修等技术,这样的事,在过去,他们也许连想都不敢想。

地区自然条件的限制和经济的差异造成了基础教育发展的不平衡,希望工程的实施,就是让贫困地区的每一个孩子都能走进课堂。

2007年,在商洛地区柞水县小岭镇阳坡村,我们见到了一所仅有一个老师、十个孩子,却分四个年级的希望小学。

也许城市里的人们很难想象,仅有一根跳绳的学校是怎么上体育课的.

但从孩子们洋溢着笑容的脸上我们可以看出,在这样的偏远山区,能有学上能有老师教就已经是他们最快乐最幸福的事了。

陈雨田,在这个学校教了三十年书,当了三十年的校长,不如说当了三十年的老师,因为三十年来,只有他一个人在这深山之中,其间曾来过一个老师,时间不长就走了.

对陈雨田老师来讲,一生能陪伴他的,是学校和这些可爱的再没有其它地方能上学的孩子.

十个孩子四个年级.因为自然的环境影响,孩子们太小,到城镇去上学要走几十里山路,加上家庭经济等原因, 这种教学方式在今天很多山区依然存在.

在教室的墙角里,是学校的财富.这是孩子们把平时写错了撕下来的纸和捡来的废旧物品收集到一起,卖了钱后给大家买学习用具.

在秦岭山区,柞水县阳坡村小学,,一个教学点.我的学校我的老师

山里能到城里打工的都去打工了,很多孩子都被父母接到城里了,也许有一天,所有的孩子都走了,陈雨田想的这就是他的将来.


1992年的麻地沟小学

一场大雨淋塌了五间校舍,一百二十名孩子和七名民办教师只好挤在借来的三间民窑中上课。

一间窑洞,既是老师的办公室,又是老师的宿舍和厨房,也是孩子们的教室;


家里搬来的破箱子用来当作课桌。这样的状况维持了三年.今天的麻地沟小学,过去那几孔破烂的窑洞早已不复存在。唯一没有变的是在这里教学的教师们.最年长和最早在这里教学的,就是老校长常本恩老师。

黄土高原上常本恩的家

采访完麻地沟学校后正逢一个星期天,我们在常本恩的家里再一次见到了他。

在常老师的心里,山里的家、家里的几十亩山地以及他教过的那些学生,是他一生最大的寄托。

这里是明代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的故乡,这里的人们尽管生活贫穷,却崇尚文化,重视教育。

刚刚开学的横山县石窑沟乡常卯鄢村李自成小学

我们见到了在这里当了二十五年民办教师的曹化勇,和他一起教书的其它几名老师在很多年前都已转成公办教师了。只有他因为没有资格证,不符合转正的条件,到现在仍是一名民办教师。

1996年,33岁的民办教师杜成敦,在拍摄后的第五年累倒在讲台上

十几年过去了,麻地沟小学的七名教师中,杜成敦老师因为过度劳累,永远地倒在了讲台上,其它的六名教师虽然都已先后转为了公办教师。

土豆是贫困地区的主要食物,吃法很多,土豆粉是最好的保存办法

晒土豆粉的杜成德夫妇

但在山区,老师们的生活依然没有太大的改变。就像杜成德老师一样,家里的主食仍然是杂粮、土豆。

2007年,在陕西省横山县韩岔乡姬好峁村小学,周一,举行升国旗仪式,这是一个教学点

民请教师刘旺娥,29岁,在这任教十一年,全校16名学生,分五个年级。

以下是当时的对话:


     这个学校有多少个学生?

     16个,今天只来了9个。共5个年级,我叫刘旺娥,在这任教5年了,做了11年民请教师了。

     如今没有民请转公办了,你有什么想法?

     没啥想法,把娃娃们教好就是了。

     你觉得你有什么不能释怀的?

     我没有条件读好书

     你教的孩子成绩怎样?

     在乡上都是很出色的,我教的第一批孩子很多考上了大学

     工资多少一个月?

     200元,是村上给的,

     你觉得你在这好吗?

     大哭…….

  人生充满了无柰,我无语,也无心再问,能在这里教孩子,一个月只有200元钱,是你行吗,是我不行,但刘旺娥接受了,而且做的是那样好,走时.我给她和孩子们拍了一张全体照.尽管还有7个孩子没有来.

陕西省横山县韩岔乡姬好峁村小学

陕北榆林地区白于山区,是经济发展最落后的地区之一。可是在这里,我们却见到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希望学校,这一切都来自希望工程的资助和老师们的无私奉献。刘振旺就是这些老师们的其中一个。


十五年前的白湾子小学


十二年前的白湾子小学


  
9年前的白湾子小学


从二十岁到现在,刘振旺从来没有离开过白湾子学校。当年,从师范学校刚刚毕业的刘振旺踌躇满志地来到了白湾子小学。只有三间破烂不堪的窑洞和十几个学生.三年之后,刘振旺把学校搬进了四孔新窑洞,学生也增加到了六十多人。又过了三年,六间砖瓦房成了白湾子学校的新校舍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刘振旺从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变成了稳健持重的中年人,他兢兢业业地伴随着白湾子学校一直走到了今天。

今天的教学大楼

尽管是人到中年,但刘振旺依然没有离开讲台

像千万个普普通通的农村教师一样,刘振旺把自己的大半生都献给了山区的教育事业,今天已经是桃李满天下了。更让人欣慰的是,刘振旺培养和资助过的学生,如今又回到母校当上了教师。

今天的白湾子中心学校

十五年来,在陕西,民办教师承担起了贫困地区的基础教育工作。如果说希望工程是中国基础教育的里程碑,那么他们就是中国基础教育的奠基石。

这一集我想要说的是那些民办教师,在此,把十五年前我拍过的,三年来没有找到的,和因为生活的不如意等等原因不愿意接受采访的那些民办教师也放到这,以表示我对老师的一片敬意.
  
去年,在寻找张文学时找到的其它四位当年和他一起任教的民办教师,其中左一是贺志梅,任教从1982年至今,依然是民请教师,现在每月工资是250元人民币.
            
1992年,在神木县贺川镇采访民办教师刘秀堂

刘秀堂,当时已是38岁,十六岁那年在生产队浇地时患风湿性关节炎导致双下肢瘫痪,他的父亲是解放战争时期一条腿致残,两个人一条腿支撑着全家人的生活.

这是1992年,刘秀堂的妻子和他的三个孩子,也是他的学生,每天用架子车拉着他去五里地外小学给孩子上课,对孩子来讲是拉老师上课,对妻子来讲,是为了男人一个月能挣回来120元钱的工资用来家里生活.

除了上中学的儿子之外的全家合影

1996年,当我第二次去采访刘秀堂时,他已离婚了,陪伴他的,是他的那只笛子和孩子们

刘秀堂和他的学生们

希望

下课后的刘秀堂

三十年的铃声

采访过的没有找到的老师之一


也许这些孩子会记得他们的老师的名字
 
1992年在陕北某县拍摄的乡村女民办教师之二


采访过的没有找到的老师之三

1992年在神木府谷拍摄的一个好像叫王杰的民办教师,当时他是劳模.

第三集   奉     献

五月,鲜花盛开的季节,我们来到了安康市花园希望小学,采访希望工程资助者的故事。1995年由中国建设银行资助兴建的花园希望小学


今天的花园希望小学在希望工程的资助和人们的爱心关怀下,已经成为一千多个孩子的希望乐园,一所名副其实的花园学校。花园希望小学十五年来先后有近千名学生得到了希望工程的资助,资助者中有国家机关,有企业团体,也有无数的个人捐助者。其中中国建设银行总行和陕西分行及其员工是花园小学的第一批资助者。

当年上学的孩子,雨天几乎都是光脚,家里没钱买雨鞋
  

  
原来的学校,最早是庙宇
  
来处建行的资助者
  
  
  
  
  
资助者送学习用品
  
1997年,建行的一名员工何林和他的父母在花园小学,中间的女孩子是被资助的孩子刘进芝.
  
在何林的家有数不清的这样的信,每寄一回钱,孩子们都会回一封信  
  
  
  
  
  
        
1994年的第一封来信,刘进芝的字写的还不是很好
  
  
 
 
一年后的刘进芝写的信,从信中可以看出一个农村女孩子要想上学是多么艰难.
 
 
 
 
 
 

1997年,刘进芝小学毕业了, 五年了,爱心让刘进芝的字也写的如此的工整。


何林,一个建行的普通员工,用一家人的爱心让这个孩子上完了人生的第一堂课.
  
  
  
  
陕北延长县罗子山乡木芽村,是一个黄河边偏僻的小山村,这里是希望工程资助的学生冯曹琴的家
              
陕北延长县罗子山乡木芽村小学生冯曹琴,当时上二年级冯曹琴的家里共有四个孩子,对于这样一个贫穷的家庭来说,孩子上学成了最大的负担。
                      

右为龚亚辉


那一年,远在唐山的龚亚辉还正在上高中,她在希望工程报道的众多失学孩子的名单中看到了冯曹琴的名字。也许这就是人生的缘分,龚亚辉和冯曹琴这两个相隔千里素不相识的孩子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此,面临失学的冯曹琴的命运发生了改变。
                    

左为上大学的龚亚辉


冯曹琴上了初中的时候,龚亚辉已经上了大学。龚亚辉依然省吃俭用,把省下的钱按时寄给冯曹琴,支持她继续完成学业。希望工程把从未谋面的两个孩子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她们以相同的努力彼此激励着一路走下去。继续资助冯曹琴上高中的时候,龚亚辉已经大学毕业,成为唐山地税局的一名税务干部。龚亚辉把一颗爱心从学校带到了工作岗位。
      
在她的带动下,税务局的同事们也纷纷加入了希望工程捐助者的行列
      
在冯曹琴考上大学的那年,两个没有谋面的人见面了,同时龚亚辉还带着爱人孩子和税务局的同事们.两人想见后没有说一句话,而是相抱,放声大哭,……

龚亚辉和所有来的人站在这个联合国认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让他们感到的不是贫穷,而是一种顽强.


2005年,龚亚辉带着其它的资助者再一次来到冯曹琴的家,为她的弟弟妹妹送学费
          
       
上大学的冯曹琴
  
冯曹琴带着龚亚辉十多年的爱心终于读完了大学,回到家乡,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
  
  
这个黄河岸边的女孩是幸运的,在希望工程的资助者龚亚辉的资助下和冯曹琴自己的努力,冯曹琴用知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这一切也影响着她周围的人。今天,冯曹琴的学生里仍有很多孩子在接受着希望工程的资助。
   
和冯曹琴几乎同龄的郝永春却有着和冯曹琴不同的命运。郝永春从小因贫困而失学,为了糊口曾跟师傅学过三年陕北说书,二十岁的时候郝永春跟着在城里的三叔开煤矿挣了些钱。
  
三年时间, 郝永春跟着师父走遍了陕北

五年前,帮我拿摄像机的郝永春
  
在捐资助学的大会上


三年前,在村子里穷得没有人愿意当村长的时候,三叔送他回村竞选村长。从当上村长那天开始,没上过学、没文化的郝永春也成了家乡王良小学的校长。三年下来,他为学校资助了三十多万,把一个深山沟里的小学校变成了现代化的小学,连县城里的老师都跑到这给孩子们当老师了.
      

拿到助学金的贫困户的孩子


希望工程不仅仅关怀着偏远地区的孩子们,也让城市里那些特殊困难家庭的孩子重获上学的机会。雪花,就是这样一个孩子。
  
1999年,在夜市上帮人叫卖的雪花,那时她才九岁

十年前,在一个朋友给小雪花送衣物的时候,我们认识了正在夜市叫卖的她。
  
雪花两个月的时候被人遗弃,蹬三轮为生的薛志民老人收养了她,薛志民的老伴是个精神病患者.


就这样,一个特殊困难的家庭有了一个特殊的雪花。
  
夜市上,张秀玲、成积德两口子的小商店又成了雪花的第二个家。

吃百家饭穿百家衣的小雪花在夜市上一天天长大,可是已经到了九岁还没有上学。渴望上学的雪花,在夜市每天都让成师傅教她写几个生字。不久,得知了雪花的情况,刘志生、何福一起来到了小商店。
 
     
1999年,雪花终于走进了她渴望已久的教室,当老师让第一次进课堂的雪花用高兴造句的时候,雪花说,我今天上学了,我很高兴.七年过去了,十七岁的雪花终于要小学毕业了,这个特殊的孩子也走过了一段特殊的人生。雪花的养父养母薛志民老两口、资助她上学的刘志生老先生都已相继去世,但是好心的人们却从未让雪花中断过学业。在雪花小学毕业的前夕,社区的干部和何福又给雪花送来了上初中的学费。


在延安中学,我们采访到了每年个人出资六万元资助贫困学生的魏长雄老师。一个退休的老民办教师,把自已每年商品房的房租全部拿出来,资助着那些考上大学而家里出不起学费的孩子.


这一集说的是那些无私奉献爱心的人们,当年走进我们镜头的只是我们拍摄的时候碰到了,在陕西,在全国还有更多的人们在用爱心资助着希望工程,在这里 在这里,我深深的鞠躬,向这些善良的人们致敬,是你们让中国的基础教育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其实,不是那些孩子感谢你们,是所有的中国人感谢你们.

这是当年在安康花园希望小学的黑板上写的被资助的孩子的名单,前后在这个学校有近千名孩子被资助,也就是说,这一千名孩子的背后有一千名献
出爱心的人.
    
黑板上的第二个名字的孩子刘膺,现在西南大学就读.资助他和他妹妹两个人从小学一直到大学学业的人,是北京中国建行的周晓先生,至今,他没有接受我的采访.
    
资助者南通市私营企业业主吴奇煌
      
当年采访资助希望工程的南通市团干部
   
在我们的拍摄中,还有江西省赣州市乌克勤资助了宋昌芳


陕西省公安厅集体资助着宁陕中学的贫困孩子,其中彭功民资助的张之辉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
    
在上海交大上学的张之辉
     
     
陕西省兴平县48号信箱王宪军资助过陕北佳县折家畔小学张润飞
    
今天的张润飞已有了一个幸福的家.


当我们再次重访的时候,看到的太多太多的由全国各地资助的希望小学,资助的学生纪念碑.


深圳龙岗区书记戴北方代表龙岗区在陕西兴建的第一所希望小学延安枣园希望小学
   
当年曾资助过府谷很多贫困孩子的一个企业家,到今天没有再联系上.
   
  
十五年前,就在米脂县城,在有着七百年历史的东关小学,那里的孩子们还在庙堂里上课。
  
在杜家沟小学,我们见到的校舍就更差了。过去作驴圈用的狭窄小屋,现在是四年级学生的教室。而六年级的十几名同学都挤在面积仅有七、八平方米过去的长工的小屋里上课。
  
新的杜家沟小学,是黄和田先生通过希望工程捐资三十多万修建的,因此被命名为和田希望学校。现在的和田小学有一栋两层楼,共三十几间教室,学生们有了良好的学习环境。
  
现在的二年级,只有三个学生,左为马雪琴,中间为马骄右为马庆

虽然现在的学校人数最少的年级只有三个孩子,但他们仍然有自己专门的教室和老师,已经没有孩子知道什么是几个年级挤在一个教室由一个老师共同上课的“复式教育”了。


1992年的陕北榆林地区佳县张家村小学。教室里十几张破旧的桌椅板凳高的高,低的低,三个年级的孩子在一个教室里一起上课。张家村,是东方红歌词作者李有源的故乡.1993年,河北省张家口铁路斜街小学等五所小学的少先队员联合发出倡议,一张张汇款单带着全国各地少先队员的一颗颗爱心寄到了佳县张家村小学。
 
1994年,各地少先队员的捐助让佳县张家村小学盖起了新的校舍,东方红拖拉机制造厂还为学校捐建了图书馆,失学的二十五个孩子在希望工程的资助下又走进了校园,新的学校也有了新的校名-----东方红希望小学。
 

当年我们在榆林地区靖边县采访的时候,拍摄的桥沟湾乡俞涧村小学。


十二年过去了,当我们重新踏进俞涧小学的大门时,两排整齐的新校舍出现在面前,校园里传来一阵阵朗朗的读书声。我们甚至开始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十二年前的俞涧小学。

1992年佳县木头峪村小学

今天的木头峪村小学 

希望小学

延安希望小学

从延安希望小学等第一批希望小学建立以来,十五年来,希望工程给陕西教育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共接受海内外捐款一亿七千万元,我们采访到的仅仅是众多热心希望工程人士中的几个资助者,正是因为有无数个他们奉献的爱心才使基础教育有了今天的快速发展。这一旨在救助失学儿童、改善贫困地区办学条件的公益事业,为陕西兴建希望小学750所,资助了6万多名失学儿童,。今天,在贫困地区的任何一个地方,你所看到的最漂亮的建筑就是希望小学。人们用无私的奉献让千千万万因家庭贫困而失学的孩子重返校园,用真诚的爱心托起了明天的太阳。

希望工程走过了十五年的发展历程,更像是中国基础教育的里程碑,它每一个发展都凝聚了那些无私奉献爱心的人们的努力,尽管如此,在若大的中国,仍然还有很多贫困地区的孩子因为家庭生活困难而上不起学,在陕北横山县韩岔乡高庙村小学我们看到的那样,还有一些孩子在国家义务教育的情况下因家庭生活困难而面临失学.


2007年的高庙小学,是国家兴建的希望小学 

在这些孩子当中,有六名孩子的家庭是困难家庭

当教师潘发宏介绍三年级学生张婵梅时,孩子的泪下来了

老师带我们去了张婵梅的家,见到了年迈的爷爷奶奶,患严重肝病的父亲,生活对一个没有妈的孩子来说不知今后怎样度过

家里收回来的卖不了的苹果,是孩子上学的干粮,每天早上走的时候带上三四个,一直到下午四点回来才能吃上一天唯一的一顿饭

一年了,我还是忘不了这匡苹果,地窑里的够张婵梅吃吗,她还在上学吗?


 

版权声明:本网站图片、影象资料及文字说明版权归中国纪录片 www.chinadocumentary.com 所有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做他用。如有需要,欢迎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 中国纪录片,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法律顾问著名律师:何玉辉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 陕西同泰律师事务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南路336号陕西电视台国际部 邮编710061

 张文庆纪录片工作室 
E-mail: 
master@chinadocumentary.com 
技术支持:陕西一览科技有限公司

陕ICP备11003331号-1
  友情链接:   返利网   一起返利网   淘宝网购物商城   淘宝热卖商品 淘宝网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