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纪录频道  |  纪实照片  |  纪实之声  |  纪录资讯  |  纪录博客  |  联系我们  | 
  大夏国遗址   返回           点击次数:9282




大夏国遗址


在茫茫戈壁里穿行良久,疲倦而混沌


一座千年古国灰白色的残垣断壁在沙漠炽热的艳阳下闪着耀眼的光芒,令我倦怠的精神为之一振

 

   

 
                    东晋末年,公元407年,匈奴贵族赫连勃勃称天王大单于,国号夏。公元413年,大夏役使10万劳力,耗时7载建成奢华坚固的大夏

      国都。城坦高8丈,基厚30步,上广10步,宫墙高4丈。墙身由“三合土”夯筑而成,这种组成为石灰、米粒和粘土的混凝土,经高温蒸

      制方可使用,至今仍为建筑良材,苍白色的墙体经过"锥入一寸,即杀作者"这般严酷的工程验收,以至"紧密如石, 凿之则火出"。角楼被

      强化为巨型建筑,结构有些像如今的航空塔,但有多层,外面蒙以生牛皮,当时的皇帝赫连勃勃曾颂赞其"高隅隐日,崇墉际云"。
                                                                                                                           
                                                                                         摄 影:张 文 庆
 

 

千年废墟,壮观依旧,用与周边环境完全异样的色彩讲述着自己辉煌的故事

 

 

 一群飞鸟掠过时空,让人想起时间的记忆,

往日的金戈铁马已经变成今日风中的沙尘。

 

 

“ 秦时明月汉时关”,时光见证了一个国度的兴衰

      公元426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攻克大夏暴君赫连勃勃修筑的城池,仰观穷极文采、雕梁画栋的壮大台榭,

       再摸摸坚硬得可以磨砺刀斧的城墙,太武帝叹道:“蕞尔小国,穷侈如此,怎能不亡!”  

 

 不知过了多少年,后人在雄伟的宫殿废墟之上凿出窑洞,

伴着祖先曾经的辉煌和荣耀在这里繁衍生息。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恶劣的环境使人们离弃家园,人去窑空

 

               

 留在窑洞门口火红的对联在灰白的城墙映衬下异常耀眼

 

 

 废弃窑洞的窗外,茫茫荒漠,一片萧瑟

 

 

 离去的窑洞主人把给自己死后准备的棺木存放在这里。

人们坚韧地生活着,却笑看生死。

 

 

 古老废墟前年轻的守望者。

小伙子手里拿着祖先用过的陶罐,等待着零星的游客。

 

 

眉宇间,年轻后生的脸上刻画着游牧民族的遗风。

春秋战国时期,匈奴人依靠武力,融合了若干部落,把黄河以北的大部分人变成了匈奴人,公元四世纪以后,匈奴人又融入了其他民族。

谁是匈奴人的后裔?匈奴人的血液早已融入了我们先祖的血液中。

假如你生性豪放不羁,那你可能就是匈奴人。

 

 

 草木枯容,残阳依旧,大夏古国将又一次消失在落日的余辉中......

 
 
 

 

版权声明:本网站图片、影象资料及文字说明版权归中国纪录片 www.chinadocumentary.com 所有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或做他用。如有需要,欢迎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 中国纪录片,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法律顾问著名律师:何玉辉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 陕西同泰律师事务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南路336号陕西电视台国际部 邮编710061

 张文庆纪录片工作室 
E-mail: 
master@chinadocumentary.com 
技术支持:陕西一览科技有限公司

  友情链接:   返利网   一起返利网   淘宝网购物商城   淘宝热卖商品 淘宝网女装